荷马史诗奥德赛内容简介

更新时间:2019-09-03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它集中描写的只是这十年中最后一年零几十天的事情。奥德修斯因得罪了海神,受神祇捉弄,在海上漂流了十年,到处遭难,最后受诸神怜悯始得归家。

  当奥德修斯流落异域时,伊萨卡及邻国的权贵们欺其妻弱子幼。向其妻珀涅罗珀(Penelope)求婚,迫她改嫁,珀涅罗珀用尽了各种方法拖延。

  《奥德赛》中的主人公奥德修斯是伊大卡岛的王。他聪明、勇敢、坚强而又善用计谋。在特洛伊战争中,他是一个足智多谋的政治家和领袖。他曾多次献计,屡建奇功。

  在《奥德赛》中,在与惊涛骇浪和妖魔鬼怪的搏斗中,也巧用智谋,勇敢地战胜了无数次艰险。困难吓不倒他,任何的荣华富贵,甚至爱情的诱惑也动摇不了他。鼓舞他战胜困难的是他对部落集体和对妻子的深厚感情。

  《奥德赛》中不仅仅只有奥德修斯一人的航海经历,奥德修斯的光芒常常掩盖了另一次重要的航海历程,也是他儿子——忒勒马科斯出海至普洛斯等地寻访父亲下落的旅程。

  忒勒马科斯的航程简短,没有其父一般的丰富多彩与跌宕起伏,却不失独特的意义。从成长的角度看,奥德修斯是一位成年英雄,性格已然定型,但忒勒马科斯仍需经历锻炼与考验,由一个面临困境而手足无措的大男孩,成长为一位被社会认可的英雄。

  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奥德修斯率自己的船队到了游牧巨人的海岛,波塞东的儿子独眼巨人囚禁了他们。奥德修斯用一根削尖了的巨大木头刺瞎了巨人的独眼,逃了出来。从此海神便同他作对。

  他们逃到了风神岛,得到风神帮助,但是由于他的同伴的大意,打开了风神送给他们的口袋,风又把他们吹到风神岛。

  之后他们继续航行,顺利地通过了以歌声诱人的妖鸟岛。与海神怪斯库拉那里和大旋涡卡律布狄斯中险死还生。在日神岛上,由于同伴宰食了神牛,激怒了宙斯,宙斯用雷霆击沉了渡船。大多数人因此丧命,他只身被冲到卡吕普索的岛上,并且被软禁了七年。

  与此同时,奥德修斯美丽的妻子珀涅罗珀始终忠于自己的丈夫,为拒绝求婚者她借口要为公爹准备殓衣,等她布织好后她才可以改嫁。于是她白天织,晚上拆,以此来拖延时间。

  奥德修斯漂到了斯克里亚岛。国王的女儿瑙西卡遵照雅典娜的授意发现了奥德修斯,把他带回王宫,国王设宴招待他,席间奥德修斯讲述了自己十年来的遭遇。大受感动的国王派了一只船和许多水手送奥德修斯回国。雅典娜又让奥德修斯与儿子忒勒马科斯见面。

  忒勒马科斯向父亲讲述了家中的事情,父子俩共同商议了回家复仇的计划。第二天,父子相继回宫,当晚,珀涅罗珀被告知奥德修斯还活着,次日,奥德修斯在大厅中利用比武的机会杀死了所有的求婚者,一家人终于团聚。

  《奥德赛》以三分之一篇幅所描绘的斯战胜圆目巨人、经过塞壬妖岛、通过卡吕布狄等惊险场面,充分表现了处于童年时期的人类发挥大智大勇、不屈不挠地战胜自然的积极进取精神。

  主人公从海上旅游到回归故里,共经历了十三次大的劫难,以海神作为化身的大自然暴烈无情,他最终吞噬了奥德修斯所有的伙伴,只留他孤单单独自返家。而沿岸的陆地也充满凶险和陷阱,到处有食人的巨人和利用巫术害人的巫师。

  希腊的英雄都是“知天命”的,通过神明和预言家之口,他们预先得知了自己的那个不可更改的定数,而所谓的“悲剧意识”恰恰表现在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行动中。

  奥德修斯从女巫喀耳刻那里预知了可怕的六头怪斯库拉必将吞去他的六个水手,但他并没有听从女巫的劝告,依然穿起金甲,手执利剑,准备与之决一雌雄,尽管那种恐惧是足以令其他船员魂飞魄散而撒手扔掉船桨。

  在大自然和神明面前,希腊的英雄决不是卑微儒弱的,他们毫不畏惧艰险的斗争,神明可以用干涉、劝戒的方式对人施以影响,但人的行为最终决定于自己的人格与能力,神明也赞赏勇敢与智慧,对英雄们表示特别的垂爱,因而在希腊世界不存在傀儡。

  尽管奥德修斯不像阿喀琉斯那样为了生前身后的荣誉,毫不吝惜青春与生命,但他所面临错综复杂的重重磨难以及他所进行的毫不畏惧的抗争需要更多坚韧不拔的毅力。奥德修斯百折不挠的顽强拼搏精神实际上就是一曲赞歌。

  有趣的是史诗描写了冥府中的西绊福斯,他用尽全力一次次试图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每次都功败垂成。这个从不灰心丧气、永不终止奋斗的形象,似乎生动形象还了史诗的主题。

  1、希腊伊塔克国王奥德赛,以谋略精深享誉当时,是特洛伊之战希腊军队中的“诸葛亮”。

  2、特洛伊战争持续十年之久未果,最后奥德赛以著名的“木马计”,使希腊联军大获全胜。

  4、奥德赛的船队到了食莲者居住的岛上,其中有两个同伴吃了岛上的莲果后,乐而忘返,奥德赛强行把他俩带回了船上。

  5、奥德赛和同伴们遭到了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的攻击,奥德赛设计将独眼巨人的眼睛刺瞎后,藏在山羊群中逃了出来。

  6、风神埃俄罗斯送给奥德赛一个可帮他顺风航行的风袋,在即将驶达目的地时,同伴们出于好奇打开了风袋,结果船又被吹回了汪洋。

  7、太阳神的女儿喀耳刻施展魔法将奥德赛的同伴变成了猪,奥德赛在宙斯使者的帮助下救回了他的同伴们。

  8、塞壬女妖经常用动听的歌声引诱船员上岸,奥德赛就用腊把同伴们的耳朵封住,又让同伴把自己绑在桅杆上,香港铁算盘4887开奖现场直播,最后安全地通过了塞壬女妖居住的岛屿。

  9、船队遇到了海魔试图吞噬船只的可怕的漩涡,六个同伴又被长有六个脑袋的海怪斯库拉碾成粉碎。

  11、在雅典娜及诸神的帮助下,奥德赛回到了伊塔克城,并狠狠地惩罚了那些多年来占据他的家园、挥霍他的财产、向他妻子求婚的男子。

  12、历尽千辛万苦,奥德赛终于回到了二十年来对他无比忠诚的妻子佩涅洛佩的身边。从此,他们一直过着幸福、安定的生活。

  《荷马史诗》相传是由古希腊盲诗人荷马创作的两部长篇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统称,是他根据民间流传的短歌综合编写而成。

  荷马史诗两部史诗都分成24卷。《荷马史诗》以扬抑格六音步写成,集古希腊口述文学之大成,是古希腊最伟大的作品,也是西方文学中最伟大的作品。

  西方学者将其作为史料去研究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前9世纪的社会和迈锡尼文明。《荷马史诗》具有文学艺术上的重要价值,它在历史、地理、考古学和民俗学方面也提供给后世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

  《奥德赛》是歌颂英雄们在与大自然和社会作斗争中,表现出的勇敢机智和坚强乐观的精神。荷马史诗,是古代希腊从氏族社会过渡到奴隶制时期的一部社会史、风俗史,具有历史、地理、考古学和民俗学方面的很高价值。

  这部史诗也表现了人文主义的思想,肯定了人的尊严、价值和力量。这是人类童年时代的艺术创作,在思想上、艺术上不免带有局限性。

  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希腊将士们纷纷回到故乡,只有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流未归。当初,奥德修斯率自己的船队离开特洛伊后,先到了喀孔涅斯人的岛国,遭到当地人的袭击。又漂流到另一个海岸,一些船员吃了“忘忧果”之后,便流连往返,不想再回家了。

  于是奥德修斯便把这些船员绑在船上继续前进,不久到了游牧巨人的海岛,被囚在吃人的独眼巨人波吕斐摩斯的山洞里,他残忍杀害了奥德赛6个队友,独眼巨人是波塞东的儿子。奥德修斯用一根削尖了的巨大木头刺瞎了巨人的独眼,把活着的同伴一个个缚在公羊的肚子下面,逃出了洞口。

  从此海神便同他作对,一路兴风作浪,存心害人。他们逃到了风神岛,风神送给他们一个口袋,可以把所有的逆风都装进去,这样便能一帆风顺回家了。不料当船快行驶到家时,众水手以为口袋里面装的是金银财宝,乘奥德修斯睡觉时打开了口袋,结果各路风神倾刻呼啸而至,又把他们吹到风神岛。风神拒绝再次帮助他们,他们任凭船漂流到巨人岛。

  居住在这里的巨人们用巨石击沉了船队的11条船,而且还凶狠地用鱼叉捕捉溺水的人充饥。奥德修斯所乘坐的船因为没有靠岸而幸免于难,他带领水手们来到了魔女喀耳克的海岛上,喀耳克把他的一些同伴变成了猪,由于神的保佑奥德修斯战胜了魔女,并受到魔女的款待。为了打探回家的道路,他在魔女的帮助下游历了冥府,从先知忒瑞西阿斯的预言中得知了自己的未来。

  接着奥德修斯遇到了许多旧时战友的亡灵,并与阿伽门侬,阿喀琉斯的幽灵交谈。之后他们继续航行,顺利地通过了以歌声诱人的妖鸟岛。从海神怪斯库拉那里和大旋涡卡律布狄斯中经过时,奥德修斯又失去了六个同伴。

  在日神岛上,由于同伴不顾奥德修斯的警告,宰食了神牛,激怒了宙斯,宙斯用雷霆击沉了渡船。大多数人因此丧命,他只身被冲到卡吕普索的岛上,并且被软禁了七年。

  与此同时,百余名贵族子弟盘踞在奥德修斯的宫殿里,向他美丽的妻子珀涅罗珀求婚。他们终日宴饮作乐,尽情的消耗他的家产。珀涅罗珀始终忠于自己的丈夫,为拒绝求婚者她借口要为公爹准备殓衣,等她布织好后她才可以改嫁。于是她白天织,晚上拆,这样往返重复,以此来拖延时间。奥德修斯的儿子忒勒马科斯受女神雅典娜的暗中指点,离家去寻找父亲。

  他先到皮罗斯找涅斯托,没有得到消息,最后在墨涅拉俄斯那里才知道奥德修斯还活着,在女神卡吕普索的岛上。奥林匹斯山上的众神非常同情奥德修斯的遭遇,派了神使赫耳墨斯叫卡吕普索放奥德修斯回去。女神恋恋不舍地送奥德修斯乘木筏离开了海岛。奥德修斯在海上航行了17天,家乡的山峦已隐约可见,却不幸被波塞东发现,把他的木筏击碎。

  奥德修斯在众神的帮助下,漂到了斯克里亚岛。国王的女儿瑙西卡遵照雅典娜的授意在海边洗衣,发现了奥德修斯,把他带回王宫,国王设宴招待他,席间歌手吟咏特洛伊战争的故事,其中也有奥德修斯本人的英雄事迹,他听后不禁掩面而泣。应主人的要求,他讲述了自己十年来的遭遇。国王阿尔咯诺俄斯听了奥德修斯的叙述,大为感动,派了一只船和许多水手送奥德修斯回国。

  雅典娜把奥德修斯变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然后让他到牧猎人家里与儿子忒勒马科斯见面。忒勒马科斯向父亲讲述了家中的事情,父子俩共同商议了回家复仇的计划。

  第二天,父子相继回宫,衣衫褴褛的奥德修斯向求婚者乞求施舍而遭到侮辱。当晚,珀涅罗珀被告知奥德修斯还活着,而只有给奥德修斯洗脚的老奶妈从脚上疤痕上认出了主人。次日,奥德修斯在大厅中利用比武的机会杀死了所有的求婚者,一家人终于团聚。

  本文试图为讲述了一个人的返乡旅程的《奥德赛》提供一个新的理解视角,即深入到奥德修斯面对的具体情境中去发现隐藏在其后的推动性力量。在此它们是两种恰可以辨认出的观念:人性和命运感;前者体现于主角所经历的多重身份确认,后者通过神意的在场得以外化和独立。

  本文想要说明的是,在《奥德赛》的世界里,这两种观念相辅相成,而正是这种独特的融合性为不同时空的人们提供了永恒的心灵的参照。

  亚里士多德对荷马《奥德赛》情节的概括并不长:“有一个人在外多年,有一位神老盯着他,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家里情形落到了这个地步:一些求婚者耗费他的家财,并且谋害他的儿子;他遭遇风暴,脱险还乡,认出了一些人,亲自进攻,他的性命保全了,他的仇人尽死在他手中。”

  然而便是这看似简单的情节,荷马用12105行壮丽的诗句表现出来后,却构成了西方历史上最重要的经典文本之一,并可从中追溯到此后西方精神世界的诸多重要母题。它们在不同的时空中不断交错回响,使《奥德赛》时时拥有历久弥新的魅力。

  本文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诞生的:一个现代的中国读者,一名涉世尚浅的年轻人,一位有着怀乡情结的女性,在偶然的情形下终于读了荷马的诗,便也想写写自己的感悟。她并不能细细分清各种主义和流派,也还没弄清自己的视野归属何处,只好尽力紧贴文本,直面奥德修斯的世界。

  在开始进入之前,我得先简单介绍一下《奥德赛》的结构或线索。它们将关乎我之后的叙述,即便前人已讲过多遍。

  一般认为《奥德赛》有一种双向结构的观点大致有几种,一是认为《奥德赛》包括了奥德修斯向家的回归和特勒马科斯向外的寻找,直到双线在某一点处重合展开新的情节。这一点很容易从《奥德赛》全书的结构中看出来,即在神明议允奥德修斯回返家园后,故事是从他的儿子特勒马科斯开始的——史诗的前四卷将篇幅都赠给了他。

  第五卷到第十二卷共八卷讲的是奥德修斯的域外漫游,从第十三卷开始,二者相逢直至共同在第二十四卷完成史诗。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是奥德修斯与一位神、求婚者、自然(风暴)的多重双向关系。亚里士多德对《奥德赛》双重结构的另一种解释是“其中较好的人和较坏的人得到相反的结局” 。

  本文也认为《奥德赛》有一种双向结构,但与前人的看法略有不同。站在结构线两端的既不是父亲和儿子,也非奥德修斯与众多对象,而是可视为一种状态的语汇:家园和漂泊 。漂泊者奥德修斯渴望重为家园中人,家园中人同样渴望接收漂泊者。双方在返乡过程中的再次统一仰赖于相互的身份确认,即发现与被发现(或考验与被考验),这构成了奥德修斯回乡故事的双向结构。

  神祇在这双向的顺利展开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代表了一种必然性,确保了返乡终点的有意义——在这儿,即是家园的有意义。从这样的角度再来看《奥德赛》的分卷结构便可以这样理解:全书二十四卷只分为两部分,前十二卷讲述家园中人与漂泊者处于分离时的一种失落状态以及身份的重新找寻,后十二卷讲述家园中人与漂泊者再次统一时所经历的必要的相互确认。

  本文这种结构划分的必要性在于,通过将“家园”和“流离”转化为一种作为奥德修斯“返乡”的背景的状态,能够使促成这次“返乡”实现的两个重要要素凸现出来(如图所示)。这能够使我们置身于奥德修斯所面对的情境中去理解他的这十年经历,而非是带着自身的经历或体验去奥德修斯的世界中寻找某种确认或类比。

  通过以“返乡”为逻辑线索的对“家园”和“流离”这两个相对立的状态分析,我们从奥德修斯的旅程中抽离出了两个关键要素:身份之确认和神意的在场。在《奥德赛》中我们可以看这样一种奇特的交融:神的世界不仅没有和人的世界格格不入,而且神还开始向人类“放权”——就连渴望不朽和超越的、神样的英雄也开始逐步确认自己作为人所应拥有的品质、弱点和关系。

  但这种人之身份的确认的意义不应该被过分放大,它并不能标志所谓“人的主体性”意识的苏醒,只是一个朦胧的铺垫罢了,或一个将醒的梦的尾声。对生活出乎自然地信任与依赖的奥德修斯大概是还不能够懂得苏格拉底的那句名言:“不经过省察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他的机智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教训、广见博闻和防止被欺骗,却并不用于生活本身。

  在生活这幕剧中,神还在场,神还在发言,而“奥德修斯听从心欢悦”(24:545)。从这种角度来说,故事的主角是在家园中还是漂泊在外根本是次要的,它们不过是一层外壳、一个象征性的仪式。在《奥德赛》中这个仪式所涉及到的是英雄从神到人的过渡,而它也可以以其它的形式表现出来 。

  然而,就像一切仪式对让它们所感到惊奇的主题只能有一点点触摸性的展现那样,《奥德赛》也没有着眼于具体认识的说教,它只是启迪(to enlighten),把无限的解读留给后人自己去阐发。如果本文也能为《奥德赛》及其演变已然璀璨闪耀的宇宙再增添一小缕微弱的星光,也算达到了它的目的了。

  奥德修斯回乡的旅程很不顺利,在海上又漂泊了10年。史诗采取中途倒叙的方法,先讲天神们在奥德修斯已经在海上漂游了10年之后,决定让他返回故乡伊塔克。这时奥德修斯在家中的儿子忒勒马科斯已经长大成人,出去打听他的长期失踪的父亲的消息。

  伊塔克的许多人都认为他10年不归,一定已经死去。当地的许多贵族都在追求他的妻子珀涅罗珀,珀涅罗珀百般设法拒绝他们,同时还在盼望他能生还。他回家的途中,似乎就注定一路坎坷。

  奥德修斯在这10年间经历了许多:独目巨人吃掉了他的同伴,神女喀尔刻把他的同伴用巫术变成猪,又要把他留在海岛上;他又到了环绕大地的瀛海边缘,看到许多过去的鬼魂;躲过女妖塞壬的迷惑人的歌声,逃过怪物卡律布狄斯和斯库拉,最后女神卡吕普索在留了奥德修斯好几年之后,同意让他回去。

  他到了菲埃克斯人的国土,向国王阿尔基诺斯重述了过去9年间的海上历险,阿尔基诺斯派船送他回故乡。那些追求他的妻子的求婚人还占据着他的王宫,大吃大喝。奥德修斯装作乞丐,进入王宫,设法同儿子一起杀死所有的求婚人,和妻子重新团聚。

  《奥德赛》的主要情节是描写主人公海上的冒险故事,是航海小说的鼻祖。奥德修斯格中最本质的特点就是自强不息,这使这部作品充满了激荡人心的悲壮色彩。《奥德赛》以三分之一篇幅所描绘的斯战胜圆目巨人、经过塞壬妖岛、通过卡吕布狄等惊险场面,充分表现了处于童年时期的人类发挥大智大勇、不屈不挠地战胜自然的积极进取精神。

  奥德修斯所作所为,不仅反映出人类的内在力量进一步增强,更多的智慧因素渗透进来,表达了人类试图认识大海,驾驭大海的愿望,更重要的是,向人类传达出了最重要的理念:人类坚信自己,能够主宰自身的命运。